2022世足運彩投注指引站LOGO

「足球」與「人權」進行式:2022卡達世界盃的爭議與啟示

卡達自2010年取得世界盃舉辦權至今,已有超過6,750件外籍移工死亡案件。 圖/法新社
卡達自2010年取得世界盃舉辦權至今,已有超過6,750件外籍移工死亡案件。 圖/法新社

近期備受矚目的大型運動賽會,除了上週提到的2022北京冬奧,另外就是將於同年11、12月登場的卡達世界盃。據今年2月分衛報報導,卡達自2010年取得世界盃舉辦權至今已有超過6,750件外籍移工死亡案件。聞此不幸,部分參與上半年度世界盃歐洲區資格賽的國家代表球員,競相以場上行動聲援這群因故逝世的移工,除傳達對卡達移工人權的擔憂,更希望透過此舉施壓卡達政府,改善勞工權益。

挪威率先在3月24日與直布羅陀賽前,穿著胸前印著「場上場下都要人權(Human Rights. On and Off Pitch)」的標語T恤表達對卡達政府侵犯人權的擔憂。翌日,德國出戰冰島賽前,同樣穿著人權(Human Rights)字母T恤聲援卡達移工。緊接著,包含荷蘭、德國、英格蘭、以及丹麥接連響應此舉。

這些行為固然與《國際足球總會賽事規章》第4條「無差別待遇、平等、中立」原則抵觸。不過,相對於國際足總(Fede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Football Association, FIFA)曾嚴懲足球場上出現的不正當行為,國際足總針對人權議題展現截然不同的高度,不僅發布聲明表達對言論自由的重視,更將足球比擬為一股向善的驅動力量。最終,足總決定不調查懲處上述人權倡議行為。

本文發想時,恰逢世界人權日,希望透過足球與人權議題探討,讓我們一同關心足球何以成為聲援人權議題最佳後盾,進而擁有影響2022卡達世界盃的力量。

3月25日,德國出戰冰島賽前,穿著人權(Human Rights)字母T恤聲援卡達移工。 圖/路透社
3月25日,德國出戰冰島賽前,穿著人權(Human Rights)字母T恤聲援卡達移工。 圖/路透社

血、汗、錢交織的卡達2022世界盃

自2010年確定由卡達主辦世界盃後,該國的勞動權益一直是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無論是長期忽視低薪、欠薪、工時長、高溫等對勞動者身心健康危害之外,卡法拉制度(Kafala system)讓雇主控制移工們的待遇、求職、轉職、出入境等勞動條件。上述令勞工宛如奴隸一般的工作環境,正是多年來人權爭議的核心。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最新的觀察報告指出,卡達政府雖在2017年推動多項勞動改革措施(例如:以勞動法限制工時、勞資協商制度、明立最低薪資、成立欠薪保障基金、以及終結卡法拉制度下的勞工離境許可及無異議證明等),但因卡達欠缺執行力,短期內並無法有效改善境內超過兩百萬勞工的勞動權益。

英國衛報報導曾造訪數間國際足總合作的住宿業者,在訪問超過40名飯店從業人員後,發現他們平均工作時數約落在10至12小時,平均時薪在0.8磅至1.25磅,宿舍位置多被安排在杜哈郊區、宿舍環境狹小擁擠。即便最低保障薪資從每月150磅調整至200磅,扣除定額比例的食宿交通費用後,薪資仍維持同樣水平。若是剛上任的移工,還需將工作前五個月的薪資用來償還仲介費,自己只能勒緊褲腰帶勉強生活。卡達政府聲稱的勞動權益改善措施,非但無法協助他們,更成了雇主要脅勞工的籌碼,使原先失衡的勞僱關係更加惡劣。

相較面對爭議性的勞工人權議題,卡達政府似乎更積極尋求任何「運動洗白(sportwhashing)」機會掩蓋上述不光彩的事蹟。英國足球明星大衛・貝克漢(David Beckham)於一級方程式卡達站賽事期間,前往卡達簽署一張價值千萬英鎊的親善大使合約。由於貝克漢走訪之地皆為觀光客熱門景點,而非尋訪世界盃硬體設施興建場所,也被批評對卡達勞工議題視若無睹。諷刺的是,該週末取得卡達分站冠軍的一級方程式的英國賽車手路易斯・漢米爾頓(Lewis Hamilton)在賽事期間公開批評卡達是全世界人權狀況數一數二糟糕的國家,並呼籲各國際運動賽事都應重視平權議題。

即便卡達世界盃委員會發言人宣稱,舉辦卡達世界盃成功推動卡達勞動權益措施改革,對當地勞動及生活環境皆有正面影響,也被預期是2022卡達世界盃留給世界的佳談。但是,那些曾為此賽事奉獻血、汗、甚至生命的勞工們尋求的正義與真相,卻從未實現過。

一級方程式的英國賽車手路易斯・漢米爾頓(Lewis Hamilton)(前)在賽事期間公開批評卡達;後方為英國足球明星大衛・貝克漢(David Beckham)。 圖/歐新社
一級方程式的英國賽車手路易斯・漢米爾頓(Lewis Hamilton)(前)在賽事期間公開批評卡達;後方為英國足球明星大衛・貝克漢(David Beckham)。 圖/歐新社

運動人權政策演進、國際足總與歐洲足總的現在進行式

國際足總及歐洲足總(Union of European Football Associations, UEFA)針對人權議題態度始於聯合國於1948年頒佈的世界人權宣言(UDHR)裡第24條:

人人有休息及閒暇之權,包括工作時間受合理限制及定期有給休假之權。

而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首次以「運動」為名,將其視為基本人權一環。值得注意的是,UNESCO指稱「運動是人權」主要是討論「參與運動的權利」,現今討論「運動與人權」已不再侷限於場上的運動員,而是所有場內外所有利害關係人。

國際足總在2017年依已故學者約翰・羅傑(John Ruggie)於2016年為國際足總撰寫的《For The Game. For The World. FIFA and Human Rights》報告內第5之4點建議,增設人權諮詢委員會(Human Rights Advisory Board),目的為協助國際足總強化對人權議題的認知及瞭解。其最新的報告建議國際足總應關切全球女性受暴案件,同時提升全年齡女性的足球參與率。該報告第二項建議國際足總與卡達世足最高委員會合作為卡達勞工爭取積欠薪資,將卡達世足的勞工改革浪潮吹向全國,以及運用世界盃強化本地工人及國際移工的發言權、打破社會的制度性歧視並且建立合乎人權、道德規範的聘僱程序。

歐洲足總則是在今年6月增設特別工作小組前往卡達瞭解勞工爭議,並在首次視察後給予三項建議:第一,簽訂任何合約理應透過委員會或勞工論壇充分諮詢勞工意見;第二條建議增進與地方組織的合作,並以永續發展為目標以利歐洲足球界得直接獲取卡達局勢發展;第三,歐洲足總建議卡達世足委員會應思索如何延續世界盃精神,並設立勞工權益中心永續支援在地及國際移工。

2021年11月13日,比利時球迷於賽場上高舉示威布條。 圖/路透社
2021年11月13日,比利時球迷於賽場上高舉示威布條。 圖/路透社

歐洲國家足球協會與職業足球俱樂部的行動

歐洲足總2017年曾針對旗下成員進行足球與人權推廣研究調查,結果顯示大部分國家足球協會參與且支持下列爭議議題:消除種族及性別歧視、禁藥與賭博、以及關心特定脆弱群體(例如:老幼婦孺以及勞工等)。不僅如此,國家足球協會認為足球是推廣人權的利器,更認同足球除組織營利之外有一項更重要的社會責任——推廣人權意識。

面對卡達勞工人權爭議,各歐洲國家足球協會皆採取不同程度的行動。瑞典足球協會於今年9月宣布取消自2019年開始的卡達足球訓練營,並在11月加入國際特赦組織連署,要求國際足總聲援卡達弱勢移工。丹麥足球協會表示有兩個贊助商願意撤下商標支援丹麥國家隊於卡達世界盃期間穿著印有「聲援人權」標語的訓練服。

另外,英格蘭國家隊總教練蓋雷斯.索斯蓋特(Gareth Southgate)承諾會在卡達世界盃前給予球隊人權教育。荷蘭足球協會則呼籲卡達必須將性別平等、平權視作卡達世界盃留下的精神,同時,荷蘭足球協會及國家隊成員也預計探訪卡達當地移工。德國拜仁慕尼黑足球迷則在球隊年度會議時,公開要求球隊撤銷與卡達航空的贊助合約。

眾多聲援國家中,就屬近年公民社會相當活躍的蘇格蘭異常沈默。蘇格蘭足球協會曾於2015年邀請卡達足球協會進行過一場友誼賽,目的是增進兩國合作,該賽事不意外地被球迷抨擊為藐視人權議題。雖然,蘇格蘭足球協會同為簽署世界人權宣言的組織之一,但其不作為也引發社論抨擊,認為蘇格蘭足球不應缺席這場人權戰役。

蘇格蘭足球協會於2015年邀請卡達足球協會進行友誼賽。 圖/路透社
蘇格蘭足球協會於2015年邀請卡達足球協會進行友誼賽。 圖/路透社

結語:爭議與啟示

2022卡達世界盃絕對會是歷史上最具爭議的大型運動賽事,但也正是它的爭議,才讓我們得以理解運動的複雜。時至今日,運動不再只是運動員單論勝負的閉門場所,而是理解運動員與賽事如何與社會互動的所在。我們熟知大型國際賽事的工作流程,從遴選、籌辦、組織、場館興建、賽會管理、志工訓練,一直到選手安排等標準流程事項,但常常忽略這些庶務早就鑲嵌在複雜的政治、社會、文化脈絡裡,唯有理解不同時空背景的社會條件,才能避免製造更多社會衝突與矛盾。

當然,上述這股足球與人權的討論並未就此打住,而是藉著與社會對話,持續影響著各國足球主管機關面對社會議題的態度與處理方式。正如同90年代,前蘇格蘭民族黨黨魁吉姆・西拉爾斯 (Jim Sillars)曾說,蘇格蘭人僅有在90分鐘的足球賽才是愛國份子。這句話聽來諷刺,但你我又何嘗不是從一位狂熱的運動迷當起,而後因著對某項運動的喜愛,才逐漸將目光移向場外呢?

若說人類不可缺乏的三元素是陽光、空氣、水,那運動不可缺乏的三元素,我想應該是運動員、運動場、以及喜愛運動的你我。即便你我不具備改變2020卡達世界盃的能力,但作為運動不可缺的元素之一,我們都有責任持續關心卡達世足的種種爭議。

2020卡達世界盃絕對會是歷史上最具爭議的大型運動賽事,但也正是它的爭議,才讓我們得以理解運動的複雜。 圖/路透社
2020卡達世界盃絕對會是歷史上最具爭議的大型運動賽事,但也正是它的爭議,才讓我們得以理解運動的複雜。 圖/路透社

2022世足討論群

最新文章

error: 無此權限